央视点赞!这位陕北退役军人的扶贫故事不一般
2020-05-15
如今的黄河上,已不见艄公。但在佳县的扶贫攻坚战场上,扶贫“艄公们”风雨无阻、夙夜在公。这其中就有退役军人高旭。
} else {

“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哟,九十九道弯上哟,九十九只船哟,九十九个艄公哟来把咱的船儿搬……”这首《黄河船夫曲》的诞生地,在陕北佳县。

 

如今的黄河上,已不见艄公。但在佳县的扶贫攻坚战场上,扶贫“艄公们”风雨无阻、夙夜在公。这其中就有退役军人高旭。

 

1986年应征入伍的高旭,于2013转业到榆林市能源局。27年军旅岁月,他荣立个人三等功5次,集体三等功1次。2014年被选派到佳县螅镇曹家沟村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。2017年5月,他又到螅镇荷叶坪村,担任该村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。
 

从此,作为脱贫“艄公”的高旭,便把贫困农村作为建功立业新战场。

 

送水修桥:群众盼什么 我们干什么

 

刚到荷叶坪村,在入户走访中,高旭发现不少村民患有心脏病、胃癌、脑梗,全村因病致贫率高达53%。但致病原因无人知晓。
 

他把目光锁定在水质上,并采集村里4口井的水样送检化验。检测发现,该村饮用水重金属元素超标,甚至含有少量致癌物质。他便向工作单位申请,给该村安装净水器。

 

 
高旭东奔西走、讨价还价,把3000元一台的净水器,价格商定为2600元,村民每户只承担800元。此后,在他的协调下,村里重辟水源、实施管网入户,彻底告别饮水安全问题。
 
2017年7月26日凌晨,荷叶坪村突遭大雨,河水暴涨。
 

凭借军人的直觉,高旭赶忙叫醒驻村工作队队友和村干部,分头行动,分组查看水情,转移低洼区居住村民。

 
 
凌晨3点多,原村支书李四宝打来电话,激动地说:“高书记,幸亏您通知及时,不然就出大事了!”原来在高旭通知险情后,他们把沿黄公路施工人员转移后,得知还有两名叫曹向林、贺亚飞的公路技术员在车内睡觉,便又冒险返回,将他们顺利转移。之后不到10分钟,洪水就把两人睡觉的小汽车冲走了。
 

后来,曹向林、贺亚飞给高旭送来锦旗说:“说高书记,你们不光是来扶贫的,还是来救命的……”

 

 
洪水冲毁民房15间,冲垮一座漫水桥。从此,村民只能淌水过河。遇有暴雨,河水上涨,就被迫与外界隔绝。
 
最初,佳县交通局安排20万维修费。但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再遇大洪水,又会形成新隐患,大桥必须新建。
 

村民们把希望投向了驻村工作队,投向了“第一书记”。76岁的张应美老人对高旭说:“高书记,只要你能把这座桥盖好,我在上面走上一回,死了也值。”

 
 

看到大家期盼的眼神,高旭全力以赴,开始了给村里的修桥之路。几经奔波、费尽周折,最终争取到了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支持。2019年10月份,投资172万的荷叶坪扶贫大桥,竣工通车。

 

产业搭建:红枣变成“金蛋蛋” 

 

荷叶坪村全村现有村民271户864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60户156人。红枣是荷叶坪村民的“命根子”。但在前几年,因为市场波动,加之红枣成熟时,总是遭逢秋雨,荷叶坪村2100亩枣树,一度“树没人管、枣没人收”。

 

 
2018年,高旭结合“三变”改革,组建村集体经济合作社,将全村2100亩枣树由村集体经济合作社统一管理,从降高塑形、微耕施肥到病虫害防治,均由合作社负责。红枣成熟后,合作社还保底回收,这从根本上解决了红枣销售难、收入不稳定等问题。
 

驻村工作队动员在村所有村民,广而告之:只要有劳动能力,都可以在合作社打工。妇女和老人一天60元;劳动技能高的一天165元。截至目前,合作社已兑付工钱近80多万元,真正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打上工、挣到钱。

 

 
此外,高旭协调投资34万元,给村里建成20吨保鲜库,将鲜食红枣上市时间推迟2到3个月,价格从每斤1块钱提高到近3块钱,红枣变成了村民脱贫致富的“金蛋蛋”。
 
“树上有枣、树下有鸡,水中养鱼、水面养鹅”,是高旭为村上谋划的立体化产业发展格局。他协调30多万元建起养殖基地,养殖鸡、鸭、鹅共3700多只。依托养殖业,2018年,贫困户人均分红1050元。
 
2017年以来,高旭累计争取(协调)各类经费4320余万元,全部用于村里的基础设施、产业发展和人居环境改善。
 

2018年底整,荷叶坪村脱贫。这一年8月5日,巴基斯坦减贫研修班一行来村考察学习。该村的立体化产业模式,得到了外国友人的一致好评。

 
 
围绕“短期养殖、中期红枣、长期旅游”思路,2019年,高旭为荷叶坪村展制定了“一堤一桥一路,一居一园一场”发展规划,力争荷叶坪村一年一变样、三年大变样,逐步成为远近闻名的生态村、文化村、旅游村。   
 

走心扶贫:遍访百姓苦 细节寓真情

 

村里有一个贫困户叫王乃兵,年近七旬,终身未娶。高旭问他,为什么一直没有娶妻生子。他说:“我怕别人嫌我脏、嫌我穷,看不起我”。听到这些,高旭心里很难受,也体会到了这位老人内心深处的脆弱和无助。
 

他便捡他家里最脏的地方坐,和他聊天,向他证明自己并不嫌他脏。

 

 
临走时,老人对高旭说,这一天是他多年来跟人说话最多的一次。
 

此后,高旭和王乃兵结成帮扶对子。只要一有空,他就会去老人家里坐坐,坚持哪里脏就坐哪里。他不想让王乃兵在晚年将近的时候,还纠结于大家会不会嫌弃他、会不会看不起他。

 

 
在他看来,扶贫不只是一味地要信息、要数字、要资料,有时候和贫困户坐下来聊聊天,听听他们的故事,了解他们内心的真正需要,给他们一份尊重、一声问候同样重要。
 

贫困户王德祥已经73岁,瘫痪在床10多年;儿媳嫌家里穷,丢下年幼的孙女离家出走;儿子在外打工补贴家用;老伴既要下地干活又要照顾瘫痪在床的他和年幼的孙女。

 

 
为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,高旭在多次跑儿童福利院、艺术学校沟通协调无果后,通过战友把王德祥孙女的学籍转入榆林城区一所小学。
 

王德祥自从瘫痪后就再没有离开院子半步,他最渴望的是能坐上轮椅四处转转。高旭便跑到市残联,给老人争取了1台轮椅。后来,当他看到王德祥坐着轮椅,高兴得像一个孩子一样时,他的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……

 

 
荷叶坪村村内不通班车。为方便村民出行,高旭自己的汽车,便充当起了村民们的急救车、快递车、顺风车。两年时间,他的车跑了95000多公里。
 

村里留守老人多,生活无依无靠。高旭便协调经费60万元,把村小学闲置的13孔窑洞改造为老年幸福院,并开办老年灶、修建老年活动中心。30多位老人,生活有了照料。

 

 
正因为一贯的“走心扶贫”,当他2017年5月从曹家沟村前往荷叶坪村时,许多人依依不舍。贫困大学生董反宁的母亲,一边拉着他的手,一边泣不成声地说道:“如果没有你的帮助,我家娃娃早就辍学在家了,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,我们怎么舍得让你走!”
 

扶志扶智:提升贫困人口“造血”能力

 

高旭深知,扶贫不仅要“输血”,更重要的是培养贫困户“造血”。因此,扶贫先扶志,同时还得扶智。
 

89岁贫困户张树林,丧失劳动能力,儿子张维生患有哮喘病,儿媳又患有心脏病。年复一年的穷日子,一度让他们失去生活信心。

 

 
当高旭得知张树林是远近闻名的手工挂面制作高手后,便劝张维生把父亲的手艺传承下来。张维生勉强答应,但还是担心体力吃不消。高旭便向自己的工作单位请示,帮张维生购买了一台和面机、10袋面粉,并给张维生当起挂面推销员。
 
开始时,张维生做的挂面质量上不去,好的卖了,次的都剩下了。高旭便和队员们合计,把残次挂面买回来自己吃。早上挂面,中午挂面,晚上挂面……队员们很快吃不动了。
 

但看到每天张维生还剩不少挂面,为鼓励他继续做,高旭和队员们决定:残次挂面继续买,吃不了的就送亲戚朋友。就这样坚持了2个多月左右,张维生终于可以每天成功制作50斤挂面,纯收入超过100元。

 

 
贫困户王榆军,因患慢性胃病,体重不足90斤,老伴又有严重风湿,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大学刚毕业的儿子王雯相身上。但王雯相一直没有找到稳定工作。
 
高旭便和王榆军结成帮扶对子,鼓励他增强脱贫致富信心,并劝王雯相回村担任扶贫协理员。
 

2019年3月,工作队又把王榆军安排到村老年灶做饭,每月有了2800元收入。王榆军的老伴也在村集体经济合作社打工,从此,一家人一年有了近9万元的收入……

 
 
设立“荷叶坪村在校生教育基金”、制定《村规民约》、建成扶贫“爱心超市”、邀请外来力量到村指导工作、组织村民赴外地考察学习……以高旭为主导的驻村工作队,以一系列的扶志扶智措施,在增加村民收入的同时,更增强脱贫致富信心、提升了脱贫致富技能。 
 

从一个贫困村到另一个贫困村,从2014年到2020年,从宏大产业规划到细致入微的与贫困户交心……一路走来,有人问高旭为什么要坚持在农村“受苦”,高旭说:“部队教育我20多年,教育我无条件服从安排。如今转业了,脱贫攻坚既然是组织号召,我就要把贫困农村作为新战场,迎难而上、敢打敢拼。”

 

 
这些年扎根农村,他的事迹先后登上央视、人民日报等各大媒体。并获“优秀第一驻村书记”等荣誉。
 
在一次脱贫攻坚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上,高旭有一段扶贫感言:
 
 
今天
当我们看到村容村貌不断变化时
当我们看到村民喜气洋洋
拿到分红折子和教育资助时
当我们看到村民对驻村工作队
和第一书记期盼的目光时
豁然觉得
——为了扶贫工作
不管付出多少汗水
不管忍受多少委屈

一个字——值!

 

 


 

来源 | 陕西省退役军人事务厅

编辑 | 李方园

}